【富裕 Young】千金嬌嬌女 V.S. 青澀小宅男

找不到這個小工具說明網址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篇文章是由【有錢人的電子報】特約專欄作家Jasmine Huang 所撰寫,

教育專欄作家 Jasmine Huang自我介紹:

熱愛每個人的生命故事,相信每個人的生命力量。為國中輔導工作熱血奉獻十數載,

參與過許多家庭親子關係的崩裂與重整,也見證了愛與陪伴如何讓年輕生命重拾對生活的夢想,勇敢走出自己的路。

歡迎寫信給予Jasmine最大的支持與鼓勵喔!來信請寄到  jasminehuang@1richman.com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Part 1

Jasmine老師,第一節下課請你到校長室,有件事想請你幫忙。」

早上剛到辦公室就接到校長的電話,究竟是為了那樁?

「待會兒十點時,張委員要過來談談他女兒的問題。」校長看起來有點困擾。

「張委員?誰啊?」我在心裡OS

「就是開藥廠的那位家長委員啊!」校長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。

「喔!每次開家長委員會都會出席,講話還蠻客氣的那位媽媽嗎?」

我腦海中浮現了一個溫和有禮的貴太太形象。

「對啦!他女兒曉瑜好像和班上的振維吵架,吵了很久,

本來八年級時形影不離的好朋友,幾乎成了仇人。都快畢業了,還搞成這樣。」

校長一遍講一邊搖頭。

「振維?全校前幾名的男生?這孩子平常講話都很有分寸,怎麼會和女生吵成這樣?」

還真令我不解,難道這孩子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嗎?

 

Part 2

「振維,究竟怎麼了?男女朋友吵架了?」這孩子被找來時,臉上的神色看起來有點不安,

不像平時看起來自信滿滿的樣子,我的玩笑話一點也沒讓他放輕鬆。

「我們不是男女朋友啦!老師。」振維漲紅著臉辯解。

「咦?不是。那又是演那一齣戲呢?」

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?我沒對她怎樣啊?

我昨天已經打電話要跟她道歉了,為什麼她媽媽還要來,還叫我到校長室談?」

振維講得又急又氣,一副覺得自己蒙受不白之冤的樣子。

「可以從頭到尾慢慢說嗎?」看來一時半刻解釋不清。

「上學期末時,因為我是班長,曉瑜上課了還在和同學你一言我一語的,

愈來愈大聲,我忍不住說了句:『你不要再這樣嗆同學了!』

突然她就發飆了,『你怎麼可以說我嗆同學,「嗆」這個字很難聽,怎麼可以這樣說我?』

當著班上同學的面,就對著我大發脾氣。」哇!這個美少女果然不是好惹的。

「接下來你怎麼反應呢?」

「我也愣住了,停在那兒也不知道該做什麼。後來老師就進來了。」

還真是應驗了一句話,好男不跟女鬥。

「其實我很生氣,這樣說有什麼不對嗎?當著所有同學的面讓我難堪,

我真的不想再和她說話。結果過不久她自己寫一封信跟我解釋,想和我道歉。

但我還是很氣啊!就說不想接受她的道歉,聽說她為了這件事哭了很久。」

看來好好先生也是有自己的底線。

「那天她又找了同學一起來說想談這件事,問我到底在生氣什麼。

她都已經低聲下氣地說要和我和好了,我為什麼還不願意恢復以前的友誼?

我看她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,忍不住激動起來:

『你打別人一巴掌之後,回頭又說,請原諒我,我們可以回到以前一起無所不談的樣子嗎?

為什麼我要接受你的道歉?我現在沒辦法和你談。』」

哇!美少女求和兩次都沒得到好的回應,情況可能有點複雜了。

「你真的不想重拾你們的友誼嗎?」我試探性地問了一下。

「也不是,所以上星期五晚上我打電話給她,希望跟她道歉。

沒想到他媽媽說她不在。還說什麼不必再談了,

下星期一她會來校長室,到時候再一起談。」媽媽發怒了,代誌大條了。

「我一聽之下嚇壞了,我犯了什麼嚴重的校規嗎?為什麼她媽媽要來找我?

為什麼要到校長室?」振維臉色有點發白。

「你先不必擔心,讓老師先瞭解一下。」

 

Part 3

十點整,我走進校長室,曉瑜和媽媽正端坐在沙發上和校長談話。

Jasmine老師,你來的正好,一起來想想看該怎麼解決。」

校長面對兩個女人好像有點尷尬。

「老師,怎麼沒看到振維呢?」媽媽有點納悶。

「媽媽,可能要和你說聲抱歉,今天可能沒辦法讓你和振維談。」

「為什麼呢?我們希望今天可以把事情說清楚。」曉瑜看來有點失望。

「因為振維家長今天沒有來,學校不能讓孩子單獨面對其他學生的家長。」

我委婉但堅定地告訴他們。

「我們只是想把事情講清楚啊!曉瑜為了這件事,已經情緒低落了好久。

我本來希望他們可以自己解決的,沒想到卻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。

兩個人在班上不但不講話,還各有一群團體相互牽制。

不得已我才到學校來,我雖然是家長委員,但從不因為這個身份要求什麼。

只是……,曉瑜真的很重視他們的友誼,我才想是不是該做些什麼。

愛女心切的母親,看得出極力在壓抑自己焦慮的情緒。

「媽媽,我想聽聽看曉瑜的說法。你可以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和曉瑜單獨談一下嗎?」

孩子的衝突如果加入家長的情緒,應該會更難化解吧?

 

Part 4

「曉瑜,可以說說看你的想法嗎?」清麗的臉龐看得出有些落寞。

「老師,我不知道振維為什麼生氣這麼久,我都已經和他道歉了。

到底要道歉幾次才行?」曉瑜眼眶紅紅的,聽得出來語氣中帶著一點氣憤與無奈,

這個家裡的小么女可能覺得所有事都可以彌補。

「曉瑜,妳知道振維上星期五打電話給你的事嗎?」

「其實我在旁邊,只是因為哭的太厲害了,媽媽覺得我無法接電話,才告訴他我不在。」

不但錯失了一個和好的機會,還陰錯陽差造成了更大的裂痕。

「妳知道振維很怕面對你媽嗎?面對別人的家長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。

而且他覺得只也犯大錯的學生才得去校長室。」我希望她也能瞭解別人的感受。

「我媽有那麼可怕嗎?」她還真不瞭解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罩門。

「和解需要雙方都有意願。他剛剛還是很緊張,妳可以給他一點時間思考這個問題嗎?」

我希望雙方都花點時間沈澱思緒,抽離一下才能更看清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「老師,我試試看。」

 

Part 5

一星期後。

「老師,我想和曉瑜面對面談一談。」振維忽然來找我,神色比前幾天好多了。

「怎麼突然有膽識了?吃了大力水手菠菜嗎?」看他好多了,我忍不住消遣他一下。

「在班上整天都得碰面,都不講話也不是辦法。」

果然是聰明的孩子,準備好了就可以面對問題。

「那我們中午見囉!」

 

Part 6

中午兩個人一起出現在我辦公室,「應該沒問題了!」我心想。

「曉瑜,這次是振維自己提起要和你談的。妳高興嗎?」

曉瑜笑靨如花,很久沒看到她這麼開心的樣子。

「那我們先聽你的想法,好嗎?」

「我還是先跟振維道歉,我所做的一切都沒有惡意,希望振維不要誤會。」

看得出曉瑜真的很珍惜這段友情。

「我接受她的道歉,也想說我自己也太過份了,這段時間真的對她不太好。」

振維有點靦腆的回應。

空氣中充滿了彩色的泡泡,我忍不住又想捉弄他們一下。

「振維,為什麼當時曉瑜一直找你解釋,你都不給她好的回應呢?」

「ㄟ,我也不知道。」振維抓抓頭,

「她就一直講一直講,愈講愈複雜,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,想說乾脆不要說好了。

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該做什麼就好?」

典型的男性反應,遇到女人一直叭啦扒啦,自動開啟防護罩,看能不能躲過一劫。

「啊,原來是這樣,我還以為你再也不想理我了。」曉瑜有點恍然大悟的樣子。

「曉瑜,那你現在知道,以後要和男生談事情,應該要怎麼辦嗎?」

看著振維有點尷尬的樣子,我和曉瑜相視而笑。




找不到這個小工具說明網址

返回  2013年05月號 


Comments